<label id="16616"><tr id="16616"><tbody id="16616"></tbody></tr></label>
      1. <meter id="16616"><font id="16616"><object id="16616"></object></font></meter>
      2. 首頁 > 我的故事 > 老師故事

        張懿心:哥大全獎博士退學,只因鄉村土地有她的講臺夢

        2017/03/03 18:35:51 來源: 美麗中國

        張懿心在于哥倫比亞大學念經濟學博士的第二年開始當助教,為了給學生備課,常常忙到凌晨。這時候窗戶外面萬籟俱寂,沒有人在身邊的時候,她的腦海里還在翻江倒海地思索著。她的思索與眼前的假設、公理、模型無關,張懿心牽掛的那個地方,遠在萬里之外。


        本科在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獲得數學學士和經濟學榮譽學士,申請博士時被美國幾所大學以全額獎學金錄取,這時候她想的卻是:“如果我是一名鄉村老師,我怎樣才能授之以漁,探索出適合中國鄉村孩子的教學方式?孩子們到底需要什么?對于可能出現的困難和挫折,我是否有足夠的耐心和執著去克服?”


        張懿心在哥大


        一個等待多年的講臺夢


        張懿心出生于一個教師家庭,家里人大多都是教師,她對于教育有著天生的熱忱。小學的時候,她給低年級的同學當英語老師,大學的時候,她給大學生輔導經濟學和微積分。和學生交流,并從中產生新的思考的感覺令她著迷。


        大三那年,她修了一門數學課,教授來自中國農村的一個普通家庭,因為家里重視教育,他一路從農村走到中科大,再到美國獲得博士學位,現在他是一名終身教授,也是國際知名的數學家。然而,他在家鄉廣為人知的身份,并不是教授,也不是數學家,而是教育基金會的創辦者。農村孩子因家境貧寒而求學艱難,讓他想起自己少年時的艱辛,他想讓那些孩子起碼能讀完高中,獲得更多的人生機遇。十余年來,他募集捐款六百多萬,使家鄉六千多名貧困學子得到資助。教授人生履歷的傳奇和他為家鄉教育事業做的貢獻,不僅讓張懿心感動,更讓她看到了農村學子的潛力和教育的力量,也第一次讓她產生了關于農村教育的思考:農村的孩子們需要資金幫助他們把學業進行下去,但在教育資源日益向城市傾斜的當下,除了物質,他們還需要什么?



        擔任哥大助教的日子


        就在她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美麗中國恰好出現在她的課堂上。不知是誰把美麗中國的英文信息寫在黑板的一個小角落,很快被教授擦掉,卻引起了她的關注。一下課,她就迫不及待開始搜索美麗中國。在美麗中國的網站上,她找到了問題的答案。農村孩子們不僅需要資金,更需要的是有知識有能力的老師,為他們展開長期且專業的教學,在提升農村教學質量、彌補農村教育資源的短缺的同時,為孩子們打開通向外界的窗口,激發他們學習的熱情和奮起的精神。就在那天,她的內心被點燃了,那是一種莫名迸發的使命感。她渴望加入美麗中國,渴望把她對教育的熱愛帶到祖國的山區去,渴望用她的知識和經歷讓孩子們相信可能,更讓他們具備足夠的知識和能力去創造可能。


        然而那時候,她還沒有足夠的理由說服父母,讓自己加入美麗中國,于是她只能壓抑住內心的渴望,繼續申請美國的博士項目。讀博士的日子里,她仍然不斷地查閱曾經的項目的故事,以得到更多的啟迪。她看到了郝琳碩老師和隊友們為了讓孩子們從被動接受課本上的知識,變為主動思考如何改變自己的生活,發起的“讓家鄉的明天更美好”的活動,讓孩子們尋找并深入調查村子里的問題,最終制定出解決方案。她也看到了何冠男老師和隊友們發起的“凈水——暖冬”項目,為云南二十三所中小學的學生們籌集凈水器,讓孩子們可以飲用到干凈安全的水……這樣的故事還有太多太多,在一個個動人的故事里,她看到的不僅僅是帶去知識的項目老師們,更是真正為地區帶去長遠影響力的教育者們。在自我受到啟發的同時,她也在與父母分享這些故事。


        隨著父母對美麗中國的了解越來越深入,他們的認識也在發生著改變。2016年夏天,張懿心拿到碩士學位以后,在父母的支持下離開了哥大,來到廣西的一個小山村,終于成為一個鄉村教師。



        在美麗中國的暑期培訓上,張懿心嘗試講課


        “我想到最苦,也是最需要我的地方去?!?/span>


        開宣講會那天,廣西是最后一個被介紹的大區,也是大家口中最苦的地方,張懿心卻最終選擇了這里。她說:“我想到最苦,也是最需要我的地方去?!?/span>


        張懿心支教的地方位于廣西百色田陽縣坡洪鎮琴華村,坐著大巴進山,要走過將近一小時的盤山路,琴華村前后不足200米,那里群山環繞,與世隔絕,蔬菜水果只能等到一個月里固定的日子才能買到。走在路上,總有村民招呼她和隊友們去家里吃飯。他們的宿舍在牛棚邊的一棟二層樓里,氣味叫人難受,雨天還有很多蟲子布滿整面墻壁。


        琴華小學的老師大多接近退休年齡,因為對于英語教學不重視,有的六年級孩子甚至連二十六個字母都無法背全。學生們大多是留守兒童,和爺爺奶奶或其他親戚住在一起,父母多在縣城或廣東打工,具體的職業是什么,孩子們也說不清楚。琴華小學是寄宿學校,除了零星幾個住在琴華村的孩子,大多數孩子都是住宿生。一周五天,從早上七點起床到晚上九點就寢,孩子們都在學校里和老師們一起度過。他們能接觸到的世界很小,有些學生連縣城都沒有去過。


        張懿心在琴華幼兒園


        面對著這群孩子,張懿心開始思考自己還能做點什么。利用課余時間,她自己設計了教學內容的導學案,學生可以自主地把其中的空格填上,這樣有助于確定學生們已經理解當堂課的內容。另一方面,課堂上能讓學生自主探索的內容她就讓學生自主探索。晚自習的深夜里,她找到學生到辦公室一對一講解錯題,根據學生反應判斷他們是否真的知道題目錯在哪里,確保每名學生都掌握了該掌握的知識。


        為了讓孩子們更好地了解外面的世界,張懿心和隊友在網上給孩子們征集明信片,號召國內外的大學生向孩子們展示大學和城市的風景。高年級的孩子即將進入初中,老師們希望在此之前讓他們感受到外面世界之大,以激發他們努力學習,也能讓他們感受到許多人的期待與關心,更加自信、樂觀地面對生活?,F在,明信片的志愿者已經征集完畢,他們來自中國、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德國、新西蘭、新加坡等世界各地。



        張懿心在北海給學生寫信


        除了知識上的欠缺,孩子們因為太早離開家庭,對于老師的抵觸很強,有的時候有點缺乏禮貌。為了讓孩子們學會禮貌待人,張懿心開始了一場“拉鋸戰”。每次她讓學生做事情的時候,都會用“請”字。從他們手中接過東西的時候,她都會輕聲說“謝謝”。下課的時候,當孩子們起立鞠躬跟她說“老師辛苦了”,她也會鞠躬跟他們說“同學們辛苦了”。一個月后,學生們耳濡目染,學會了在適當的時候說“請”、“謝謝”,也學會了雙手接遞東西。


        至于那些對于老師甚至有點兒恐懼的孩子,她嘗試著用鼓勵幫他們慢慢建立自信。孩子不敢在課堂上發言,她就一個個地在作業本上就每個人最近的表現寫出鼓勵的話語,再蓋上一個小印章?,F在,課堂上多了一只只舉起來搶著要發言的小手,原來害怕學習數學的孩子,也開始覺得數學有趣,上課注意力越來越集中。


        張懿心在課堂上


        最初去見校長那天,老師們問校長,期待他們帶來什么改變,校長想了想,似乎表達不出來。剛開始那幾周,校長和老師們對于新老師的教學水平還有著一定的疑問。直到新學期第一次教研活動開始,校長和老師們聽了他們的課,在評課的時候,對美麗中國老師們的課堂贊不絕口。漸漸地,校長開始給老師們分配起任務,比如讓他們代表學校向《百色教育》期刊投稿。學校里的孩子要到縣里參加活動,校長也放心把活動指導和帶隊的任務交給美麗中國的新老師們負責。


        課余給孩子們輔導


        張懿心教著六年級的英語,每周只有兩節三十分鐘的課,和這些孩子并沒有太多的接觸機會,很多六年級孩子最初不敢靠近她,她在課間和他們玩耍、聊天,這才慢慢熟絡了起來。有一天晚上查寢的時候,幾個六年級的女生突然跑過來問她:“老師,你真的只教兩年嗎?我們上初中以后還想回來看你呢?!?/span>


        那天晚上,她查完寢,像往常一樣準備離開的時候,第一次聽見六年級的孩子們說:“老師晚安,明天見?!?/span>她背過身去,眼前有南國的微風吹拂在臉上,身后是孩子們燦爛的笑臉。




        美麗中國資料下載:  

        立德未來2018年審計報告 立德未來2018年專項審計報告 立德未來2017年審計報告 立德未來2017年專項審計報告 美麗中國支教項目合作介紹 美麗中國支教項目介紹
        一道本不卡高清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