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16616"><tr id="16616"><tbody id="16616"></tbody></tr></label>
      1. <meter id="16616"><font id="16616"><object id="16616"></object></font></meter>
      2. 首頁 > 美麗觀察 > 媒體報道

        村小缺老師,更缺有創造力的老師

        2019/09/24 14:13:08 來源: 《光明日報》( 2019年08月27日 15版)

        【教師心聲】

        我是閔詩藝,我在2017年碩士畢業后加入“美麗中國”支教項目,在廣東省粵東山區一所鄉村完全小學支教兩年。學校在茶山上,家家戶戶是茶農;在校學生約90人,教師10人(其中編制內老師4人,支教老師6人)。支教兩年,我為學生叛逆而煩惱過,為工作繁雜而崩潰過,為無奈太多而沮喪過,但更多時候,我為鄉村教師和鄉村教育探索者們而感動著。


        近年來國家落實了鄉村教師崗位生活補助政策,村小教師的工資節節攀升,2018年教師工資改革更是明顯提高了工資和補貼,鄉村教師的幸福感提高了。教師隊伍里支教老師的身影增多,各種形式的支教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師資缺乏的問題。一些優秀的支教項目甚至可以帶來前沿的教育理念和新鮮的教育方法,在一定程度上帶動當地教育的發展。


        應試教育觀傷害鄉村教育健康發展

        受“應試”思維慣性的影響,學業成績常當作評價教育質量的關鍵指標,而在村小,這甚至是唯一指標。這種單一的價值取向向家長、學生們灌輸著“不讀書就沒有出路”的觀念,進而被理解為“成績不好就沒有出路”。在這種情況下,學生的學業壓力很重,成績不理想的學生很容易自我否定、缺乏信心和學習興趣,成為“學困生”,甚至早早打算好初中畢業后進城打工。在縣級教學質量檢測中,村小的學業成績整體上遠低于縣城學校,學業成績沒有競爭力,開展素質教育似乎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美好愿景。


        村小學生的認知水平和語言表達能力普遍滯后于城市學生,這或許與他們從嬰幼兒時期起的營養不均衡有密切聯系,更有可能是因為進入學齡期后缺乏高質量的閱讀環境和引導,對世界的多樣性了解甚少,狹窄的眼界限制了學生的想象和表達,這種滯后的效應隨著學生的成長日漸放大。學生接觸網絡后,許多農村家長沒有恰當的監督,特別是不能進行正確的引導,這些心智不成熟的孩子更容易被虛擬空間影響世界觀和價值觀。


        “超編缺人”結構性缺編成鄉村教育新問題

        村小是缺老師的。如果說因為地理位置、薪資福利等問題無法吸引到人才是多年以來的老問題,那么“超編缺人”和“結構性缺編”就是鄉村教育的新問題了。生源流失導致村小人數下降,按照19∶1的生師比,一所100人左右的學校只能分配到5位在編老師——許多小規模村小的教師都超編了,但顯然,絕對數量是不夠的。同時,“超編”的鄉鎮很難引入新教師,導致全鎮教師隊伍的平均年齡逐步升至50歲以上,走向老齡化的“結構性缺編”,隊伍活力與創造力有待提高。想招年輕老師?再等幾年吧。


        村小教師的壓力很大。同過去一樣,村小教師的工作任務相當繁重,同時還多了許多新挑戰、新要求。與城市教師不同,村小教師必須是“全能型選手”——10位甚至更少的老師需要撐起6個年級的教學任務,意味著大多數老師都需要跨年級、跨學科任教,同時每人都得承擔幾門“副科”的教學,每周課時量20節以上,有時需要包班,身兼數職,維持學校的運轉或應付多如牛毛的檢查。


        這樣的安排通常造成兩種后果:要么老師根本無暇顧及音樂、美術等非統考科目,一切為主科讓道,學生的綜合發展被放到一邊;要么老師花成倍的時間和精力去備課。相比于城市教師,村小教師大多是憑自己摸索出來的經驗教學,成長較慢,兢兢業業的工作并不一定能換來好的教學成績和家長認可。


        村小到底缺什么?缺寬敞明亮的教室、缺現代化的多媒體設備、缺充足有自主權的經費……但最缺的,是優秀的老師。只有老師真正重視學生的全面發展,并且有主動學習、終身學習和專業發展意識,鄉村教育才會蒸蒸日上。鄉村教育需要與時俱進的教育理念,更需要更多有創造力的老師!


        鄉村教育要發揮創造力

        鄉村教育的現實讓人灰心失望,但我們已經意識到,鄉村教育需要摒棄“唯成績論”的單一評價,走自己的一條路。創造力是走向未來的唯一途徑。

        在同一區域范圍內尋找命運相似的伙伴,適當發揮“集群”的力量,或許是鄉村小規模學校未來發展的一條有效的途徑。四川省廣元市利州區14所鄉村小規模學校在范家小學的牽頭下結成聯盟,這個完全由學校發起的“自組織”建立了共同的愿景,進而推動聯盟內學校共同發展。聯盟的組織架構、運行方式、課題研究、教師培訓方式、校本課程開發等很多工作都是具有創新、有實效的。這種聯系緊密的“共同體”真正做到了“抱團發展”,將資源和智慧最大化。


        “互聯網+”的時代機遇也催生了一大批優質的公益資源,如21世紀教育研究院下設的“鄉村小規模學校聯盟”、火柴教育、滬江“互加計劃”等為村小校長與教師提供了交流與合作的平臺,再如“洋蔥數學”“英語流利說”等機構都為村小提供許多在線教育資源,一些閱讀、藝術、傳統文化等資源甚至能以遠程雙師課的形式直接投放課堂。這極大地豐富了課堂教學的資源,在一定程度上減輕村小教師的教學負擔,實現學生全面發展。


        學生的家長和村小所在的社區也是鄉村教育的工作伙伴。隨著家庭收入和自身文化素養的提高,越來越多的鄉村家長愿意通過家長會、親子項目、家長委員會等形式參與學生教育和學校建設,學校也可以通過“家長課堂”等形式為家長提供正面管教等內容的教學,幫助提升家庭教育質量?!吧罴唇逃?,社會即學?!?,鄉村有著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人文和民俗文化資源,如充分挖掘其中的價值,鄉村教育會激發出巨大的活力。


        為此,村小可與社區進行深度的互動,社區幫助村小回歸鄉土、注重全人發展、開發課程資源、尋找創新的教學模式與教師成長模式,村小以社區主人的身份積極參與社區的建設工作當中,充分發揮其“文化中心”的作用,將學校的特色發展與社區、村莊的發展牢牢結合在一起。學校、家庭、社區共同發力,建立家-校-社共育體系,為鄉村孩子的成長保駕護航,為實現可持續的鄉村教育打下基礎。

        美麗中國資料下載:  

        立德未來2018年審計報告 立德未來2018年專項審計報告 立德未來2017年審計報告 立德未來2017年專項審計報告 美麗中國支教項目合作介紹 美麗中國支教項目介紹
        一道本不卡高清专区